新闻资讯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新闻资讯 >> 我的扶贫故事
天上掉下个廖小妹儿 贫困户变股权人
阅读次数:7次   录入:重庆市扶贫办超级管理员   录入时间:2016-11-15    [ 打印页面 | 关闭页面]

作者:廖志群      工作单位:重庆市梁平县安胜乡政府

从谢玉梅叫我“廖小妹儿”的那一天起,我就时刻把她的事记在心间。从第一次见面时的“政策扶持‘边缘户’”,在的谢玉梅不仅生活有了依靠,还成了乡里的股权人。

政策扶持的“边缘户”

58岁的谢玉梅是我结对帮扶的重度贫困户之一,第一次走进她家门时,我就知道这是一户让人深怜悯的家庭。破旧不堪的土木房子,两个骨瘦如柴的老人,没有一件像样的生活用品,这一切都在述说着这个家庭是么的不幸。

谢玉梅不仅自己患有结核病,丈夫也患有严重的心脏病,老两口均需靠药物维持。于儿子常年在外务,老两口的医药费、孙女的学费、日常的生活费等等,都仅仅依靠谢玉梅只鸡卖点土蛋和政府临时救济来支撑。谢玉梅的家常年漏水,D级危房改造自己又没有任何资金,农村老保险还未到领用年龄,低保又暂时不符合条,完全是一个政策扶持“边缘户”。

坐在摇晃的小木板凳上,两老一小跟我拉开了家常。我的 一句句嘘寒问暖,一句句“有什么困难都说出来,看我能帮到什么”,让谢玉梅泪止不住往外流。我一边记录他们家的详细情况,一边安他们日子会越来越好。临走的时,我把自己的电话号码连同兜里仅有的120钱塞到了谢玉梅手里,并告诉让谢玉梅让她放心,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力帮助他们,希望他们也把我当亲人一样不要客气。

 

天上掉下个“廖小妹儿”

 

 

离开谢玉梅家没过久的一个晚上,我突接到村里打来的电话,说谢玉梅的丈夫病逝,家中房子也因大雨倒塌。我立即联系乡民政办,连夜同乡干部一起冒雨赶赴谢泽家,送去500安葬费,并帮助她联系上远在他乡的儿子,与乡村干部、邻里乡亲一起埋葬了逝者,修缮了倒塌的房屋。

从这以后,谢玉梅深深地记住了我,开始亲切地叫我“廖

小妹儿”。

经历过这些以后,我无时无刻不牵挂着那个老人谢玉梅。在多方努力和争取,我先后为谢玉梅办理了大病医疗救助、意外保险、低保兜,孙女在学校也得到了学生。有了这些,谢玉梅住院看病有了保障,发生重大事故有了保障,每月还可以领取固定的低保,基本解决了温饱和看病的问题,生活于有了依靠。

贫困户“升级”股权人

三天一个电话,两天一个问,这已经成为我们这对“帮 扶亲人”联系的常态。我告诉自己,谢玉梅有了基本保障还不够,还得有经济来源,还得有真真正正摆脱贫困的东西。如果她能有一份适应的作就好不过了,但对于一个近60岁并且患有结核病的老人来说,这又是谈何容易。

我相信用心去做总会是有结果的。为了帮谢玉梅寻求这样一份作,我跑遍了全乡临近工业、用人单位。黄天不有心人,在几经争取,我于为谢玉梅找到了一份在本村除草的临,做一天60。钱虽不,但作比较轻松,关键是离家还很近。两个月来,谢玉梅挣得了1100钱的务收入,而且每年到除草期,要她本人愿意都可参加务

除了务收入,谢玉梅还有了股权分红。安胜乡为解决重度贫困户的长效增收问题,专门建立了三大扶贫基地,以政府替贫困户出折股的式占有基地股份,实分红。更令人兴奋的是,基地建成的前两年属于零收益过渡期,实行保分红,每户每年可分得最低200红利,谢玉梅就是其中持有股权证的股权人之一。

如今,谢玉梅有了务、分红两项长效收入,还有低保、大病医疗保险、意外事故保险等基本生活保障,因为得到了及时的治疗,结核病也基本痊愈了。在的她总是笑呵呵的,逢人便说:“我是上辈子修来的福,天上掉了廖志群这么个一心帮自己的亲人,不是女儿胜似女儿。”